秦典临走前犹豫再三,还是去跟皇帝道了个别,他极少外出执行任务,但每次出去,他都会到皇帝跟前说一声,就像是一种习惯,因为他们不但是君臣,还曾经是朋友。zptxt.com

  皇帝照例说了几句嘱咐的话,还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切看起来都跟从前一样,秦典站在那里,看着皇帝唇角淡淡的笑意,一时间有种错觉,好像他不是去春伦,而是去另外一个并不凶险的地方。

  他转身要走时侯,皇帝叫住了他,唇边笑意更浓,“秦典,你上次说,有喜欢的人,是谁?”

  秦典的心猛然一缩,表情有些愕然。

  “不能告诉朕?”

  秦典沉默。

  皇帝也沉默了片刻,“告诉朕,你能为她去死吗?”

  秦典想继续保持沉默,但他的嘴有自己的主张,他听到自己清朗的声音。“我能。”

  “很好。”皇帝又拍了拍他的肩,“记住自己的话。”

  秦典看着他,读懂了他眼里的内容。

  “去吧。”皇帝唇角的笑意淡了下去,很快就敛在淡漠的表情里。

  秦典没有迟疑,转身走到门口,听到皇帝又叫他,声音有些低哑,“秦典,还是活着回来吧。”

  秦典呼吸顿了一下,没有回头,沉声道:“臣会回来的。”

  秦典走了两天,蓝柳清才知道消息,那时侯她靠在软榻上看书,听到德玛说,“主子,您以后再不能找秦大人的麻烦了。”

  她漫不经心的问,“为什么?”

  “秦大人被派去春伦打夜族人了。”

  她愣了一下,把书放下来,“什么时侯的事?”

  “秦大人都走两天了呢,主子如今诸事不理,只管养身子,自然是不知道的。不过,”德玛顿了一下,说,“这事有点奇怪,秦大人向来只管禁宫内外,从未出过征,那么多将军不去,陛下怎么派秦大人去呢?春伦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咱们贝伦尔冷吧,春伦可比这里冷多了,呵口气都能冻成冰,除了土生土长的春伦人,没人愿意去那里。”

  德玛见蓝柳清听得津津有味,索性把自己知道的都说给她听,“再说夜族人吧,神出鬼没的,住在深山老林里,穿兽皮,吃生肉,饿起来连人都吃,比野兽还凶残,以前他们也骚扰过蒙达,下山来抢粮食,还抢过人,也不光是祸害蒙达,还祸害乌摩,北陶,罗沙,周边好几个小国都被他们骚扰过,前几年,陛下联合那几个国家,一起出兵清缴夜族人,听说也没有完全缴干净,跑了不少,但打那之后就很少出来作乱了,不知道现在怎么又出来了?”

  蓝柳清一颗心坠悠悠的往下沉,一个不出征的禁军统领,突然被派去春伦那种凶险的地方,还能是为什么?她在心里冷笑,昆清珑为了等一个合适的时机,可真够沉得住气的,处置了秦典,下一个就该轮到她了吧?

  想到秦典,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到底还是连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家有王妃初长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魂丹帝只为原作者墨子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子白并收藏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